四代人梯育桃李 ——记省级优秀教育世家许欣波家庭

摘要: 文 宋志敏 从上世纪30年代的国贫民弱,到新世纪的国富民安;从民国时期的新知识女性,到和平年代的灵魂工

09-13 19:30 首页 肃宁周报

文 宋志敏

    从上世纪30年代的国贫民弱,到新世纪的国富民安;从民国时期的新知识女性,到和平年代的灵魂工程师;从流动在树林、坟地、沟壑中的课堂,到现代化的多媒体教室,从外祖母,父母,兄弟,到自己的儿女,许欣波家庭四代人以甘为人梯的奉献精神,以家训中“教书不能误人”的为师之道,培育桃李万千,在肃宁教育界传为佳话。

红色,是这个教育世家的底色

许欣波的外祖母郭敏芬是这个教育世家的第一代。

郭敏芬出生于付佐乡白牛堤村,5岁时母亲去世,就寄居在位于师素镇师素村的外祖父家。外祖父家是远近闻名的书香门第,她的舅父靳汝钦是清末举人,上世纪30年代时曾任肃宁县督学,特别重视对孩子的教育。

在其舅父等长辈的影响下,郭敏芬同表兄弟们一同读书认字,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知识女性。后来,郭敏芬参加了县办女子师范培训,之后便一直在师素一带任教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受她的教育和影响,她的学生大多成为抗日政权中的妇女干部或教师。

许欣波的父亲许凤周、母亲张文英是这个教育世家的第二代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他们不惧日伪军的残暴打压,呕心沥血,倾心教学的同时不忘传播救国思想,为这个教育家庭再添红色基因。

许凤周1924年出生于师素镇南答村,1940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,先后就教于南答、许町、东答、刘屯等学校。张文英是郭敏芬的独女,1938年,年仅15岁的她,在抗日政府的动员下出任教师。

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,日伪成天清乡、扫荡,没有固定校舍,他们就把课堂设在树林、坟地、沟壑、青纱帐里,一面认真搞好教学,一面进行抗日救亡宣传。在与敌人的周旋中,不断有同事遭到迫害,亲友劝他们不要再当教师了,他们却说:“国家要亡了,个人安全还拿什么保障?”他们将家仇国恨化为力量,积极投入工作,所教学生一批批走上了革命斗争的前线。

共同的理想让他们走到了一起,1944年二人结为夫妻。新中国成立后,二人继续担任教师,为新中国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。因多年积劳成疾,许凤周28岁时病逝,几百名学生和乡亲们为他举行了追悼会,送葬队伍排到了一里地外。

张文英一直在南答小学任教。丈夫去世后,她独自承担着奉养老母和抚育两个幼儿的重任。生活的压力没有将他压垮,学生们求知若渴的眼神,激励她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铿锵前行。在当时,农村生活困难,很多家长不让孩子上学,于是动员学龄儿童入学成了张文英教学之外的首要任务。在她的苦口婆心下, 一个个失学儿童返回学校。个别孩子交不起学费,她就用自己的工资补上,一些学生跟不上学习进度,她就利用晚上时间补课。她家的土坑上放着一张方桌,每天晚上都会围着一圈补课的孩子,她自己的孩子却被挤到了炕角。

1966年,张文英被查出患有严重心脏病,但她依然在教学岗位坚守。1967年,在病假条还没批下来时,张文英病逝。全村乡亲为她举行了追悼会,一位常年受其辅导的女同学在灵前失声痛哭:“张老师呀,你就是为了我们累死的呀!”

坚守,耐得清贫结硕果

许欣波和他的哥哥许欣才是这个教育世家的第三代。

许欣才和许欣波分别于1968年和1970年先后成为民办教师。当时正处于文革期间,教学秩序混乱,没有正规教材,但他们兄弟二人仍牢记“为师不可误人”的家训,认真备课、授课,尽可能多地让学生多掌握一点知识。1976年,许欣才患脑血栓,不得不退出教坛。

1970年到1978年间,许欣波先后教过高中、初中、小学的各科课程,最多的时候,他曾教过两个班的高中语文,兼任全校八个班的音乐老师。当时,他工作一天的收入是8分工,而当时农户养一头母猪每天要补助10分工,所以他自嘲地说:“那时,我教一天课的报酬,仅相当于一头母猪在猪圈里躺一天。”

民办教师的收入是微薄的,可是生活的困难没有磨灭许欣波的教学热情。这8年间,他的同学有的参军提干,有的进城当工人,日子都过得比他好,他也曾有过离开教学岗位向上走的机会,但他舍不得这些学生,毅然留了下来。

1977年恢复高考,许欣波作为“老三届”学生报考,报考志愿都是师范院校,并以优异的成绩被河北师范大学沧州大专班录取。大学期间,他克服家庭困难,以名列前茅的好成绩毕业,校领导重其才华让他留校任教。但因心系家乡,他婉言谢绝。

1981年,许欣波毕业被分配到县教研室,先后负责中小学语文教研工作。为取得教研工作的发言权,提高全县的语文教研工作水平,他多次参加全国各种学术活动,聆听业界专家、学者授课,并于1987年考入河北教育学院本科教育专业,系统学习教育理论课程。他走遍了全县每一所中学,对所有语文教师的教学情况了如指掌,为了完成某课题的实验研究,他经常连续几周在实验班同学生一起听课,和教师共同分析实验情况。他积极进行教改实验,先后主持了《初中语文能力过关(欧阳黛娜教材)》等项目的教改实验,并将其经验在全县推广,全面提高了全县语文教学水平。

结合教研工作,许欣波与同仁合作编写了《初中语文教与学》《初中作文写法辅导》《初中语文教学目标与检测》《沧州历史》等书,撰写的论文《浅谈现代文阅读教学》在全市交流,并获一等奖。

       许欣波以其严谨的治学态度,不但获得了全县语文老师的尊敬,还浓厚了全县教育的科研氛围,培养了一大批骨干教师。1995年,许欣波被沧州地区授予“优秀教师”光荣称号,1997年,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。

传承,将“为师不可误人”的家训传下去

出于对教育无限热爱的特殊情结,许欣波的两个孩子许红路、许红艳也均走上了教学岗位,成为这个教育世家的第四代。

许红路、许红艳兄妹分别于1993年和1996年从师范院校毕业,起先都是在祖辈三代执教过的家乡南答中学任教。后来,许红路调入肃宁县第三中学,许红艳后调入肃宁镇西泽小学、第二实验小学,现在在天津市任教。工作中他们二人,谨遵“为师不可误人”的家训,勤勤恳恳,埋头苦干,认真钻研业务,苦练教学基本功。许红路曾在沧州市教学基本功比赛中获二等奖,并有多篇论文在县市评比中获奖,2003年被评为中学一级教师。许红艳撰写的《创建健康向上的班集体》曾在《沧州广播电视报》发表,并有多篇论文在县市交流获奖。

为了表彰许欣波一家对教育工作的贡献,2005年河北省教育厅及教育工会分别授予许欣波、许红路、许红艳家庭“优秀教育世家”荣誉称号。

如今,许欣波一大家人凑在一起,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教育。许欣波家的客厅里有一组小书桌和一块小黑板,孙女、外甥女从几岁开始就喜欢学着老师的样子用教鞭指指画画,许欣波总会欣慰地说,“这就是咱们这个家庭的‘教育’基因。”

又是一年大学新生报到季。2017年9月,许欣波的大孙女凭借优异的高考成绩迈进河北师范大学的校门。她说,受家庭的影响,从小就热爱教师这个职业,她要把他们这个接力棒传下去,争取成为这个教育世家的第五代。

 

 



首页 - 肃宁周报 的更多文章: